安庆徽心怀愧疚:“其实你不用写那样的号召信的,我们可以按照你们正常流程,我该付多少钱付多少钱,就当是接单了……”

    飞猫正色道:“一旦是下发任务,势必会让很多人知道这是个任务,眼下非常时刻,要是被对手以同样的手段反击,可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牵涉到交易,势必有现金流动,博源集团打到他这边的钱自然不会流露出证据给别人,但是大家拿钱发贴很多是按条计费的,到时他往下发钱,可能被人收集证据的地方太多了。

    想要避免这种情况,号召大家免费参与,是最安全的办法。

    只是他有些不太安全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那么多人跟着一起站出来,大家密密麻麻耸立成了一堵墙,大家一起分担压力。那么墙上的任何一块砖承受的压力,都变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安庆徽十分感动:“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,千言万语,尽在杯中,我敬你!”

    飞猫连忙推辞:“这怎么好意思!”

    秦梦雪在旁边微笑看着,这两个人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,再来几顿饭,不用说交情就有了。

    这不论对安庆徽还是对飞猫来说都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这时服务员端上来一道菜,殷勤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店里的特色长江刀鱼,只有这个季节有,几位请享用。”

    一边介绍着,一边打开逼格满满的琉璃盖,盘子中的鱼不大,看起来平平无奇,甚至有点儿像平时水里的小毛鱼,只不过个头大了些。

    可比起常吃的鱼,它个头又实在太小了,盘子里放了三条,显然是按人头的份例菜。

    服务员笑着说:“江刀号称天下第一鲜,我们酒店的大师傅祖上是御厨,更有独家秘制的做法,味道幼嫩鲜美,无与伦比。需要我帮几位挑一下鱼刺吗?”

    飞猫有些惊奇,这服务也太周到了吧,连鱼刺都帮挑的?

    安庆徽见他新奇,便笑着点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拿起公筷,轻轻地从鱼尾的位置分离鱼肉,在她的精心操作之下,居然将整条鱼从鱼骨的位置揭开成两半,然后拿筷子轻轻夹起鱼尾,一整条鱼骨都被完整的剔除,这一手真心是令人大开眼界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秦梦雪笑说:“看得出来你是被他的精神给打动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明明手里有证据还没想好要不要帮忙的观望态度,到兩直接马甲都不披一件真身下场开撕,真是变化巨大。

    飞猫正有些不好意思,秦梦雪已经问:“你那封信直接署名不会惹到麻烦吧?”

    他不仅是网上的负责人,更是核心黑客,很多不论出于什么目的,手段到底不能摆在明面上讨论。

    就比如这次黑那些汽车公司网站的事情,追究起来可是有负法律责任的。

    至于平时批量注册帐号、攻击网站、服务器甚至黑别人帐号的事情,也不是完全没有沾染过。

    飞猫笑说:“想成事,就不能怕事。”

    想要掀那么大的风浪,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?8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